联系我们

310足球专家推荐_今日足球专家推荐
联系人:陈经理
电话:4006-825-836
邮箱:admin@nisakiman.com
手机:0536-2082255转8017 网址:http://www.nisakiman.com
地址: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
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插销式扎带 >

北京禁止非法使用人防工程 百万“鼠族”遭清理

时间:2021-07-22 11:16 作者:未知 点击:

  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31日 04:55进入复兴论坛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

  5月25日,北京市朝阳区 某住宅楼,几乎被清空的地下室。只有几名在小区里做装修的90后正在休息,明天完工后,他们就会搬走。本刊记者 肖翊 摄

  5月17日上午9点,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小沈,刚到公司就接到了房东陈芳(化名)的电话。“给你半天时间把地下室的租户都清走,中午我去拆床,下午就有人来检查了,罚款你们平摊!”小沈还没来得及说一声“喂”,电话就挂断了。

  来不及仔细琢磨,小沈赶紧一边向公司请假,一边给租户们打电话,让她们迅速“回家”。

  23岁的陕西女孩小沈,在北京东三环附近国贸的一家广告公司担任摄影助理,月收入1800元。为了上班方便,更为了经济实惠,小沈在离公司不太远的双井垂杨柳社区租住了一间不足20平米的地下室,月租金800元。为了减轻负担,小沈又在网上找了七位女孩合租,共同分摊房租,每人每月100元。在这些室友眼中,小沈就是她们的“小房东”。

  9点半,小沈刚走到所租地下室的住宅楼门口,就看到混乱不堪的场面:有人在大声吵架,不时伴有肢体冲突;孩子在歇斯底里地哭闹;有人在慌乱地搬家具,还有人在卸床,狭窄的楼门口已经被堵得严严实实。

  房东陈芳看到呆住的小沈,怒气冲冲地吼道:“赶紧搬!昨天市政府出台‘禁令’了,地下室不让住人,等着罚款啊!”

  和小沈一起租住在地下室的舍友们也陆续赶了回来,开始到处找纸箱子,收拾东西。小沈直接把铺盖卷了起来塞进纸箱,搬到了楼门口,然后愣住:“搬到哪儿去呢?”

  陈芳所说的“禁令”,是指5月16日由北京市法制办公布的《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办法(修正草案——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征求意见稿》)。

  第二天一早,这份“禁令”就被垂杨柳社区居委会打印出来,贴在了各个楼门口;同时,出租地下室的业主相继接到了居委会的电话,要求“迅速清理地下室,上报进展,并准备迎接检查”。

  据北京市民防局相关人士介绍,北京的地下空间,即公众所谓的“地下室”可大致分为三类:由民防部门管理的人防工程,由住建部门管理的普通地下室(即地下储藏空间)和地下室;其中,前两类是不得用来居住的。

  根据《征求意见稿》,北京市非居住用途的普通地下室将被禁止出租,开办旅店、幼儿园、医院等。否则,“由建设(房屋)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,并可对从事经营活动的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,对从事非经营活动的,处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。”

  另外,具备居住条件的地下室“设置宿舍的,房间内人均使用面积不得少于4平方米且不得设置上下床。还应该配备有效的防灭病媒生物设施、消毒设施和垃圾、废弃物的存放专用设施。如果地下空间容纳的人员超过核定人数,相关部门将对地下空间的使用者处以3万元罚款。”

  “这个楼的地下室是人防工程,不让住人的,更何况我们还是上下床。”小沈无奈地说。不过,小沈指着“禁令”说:“但是,这不是‘征求意见稿’吗?能马上实施,开始强拆、罚款吗?”

  北京市民防局工程管理处处长周响平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,该文件“只是在征求意见,并没有开始实施,正式的治理方案还没有公布,所以现阶段不存在罚款的问题”。

  根据北京市民防局官网通报,4月29日,北京市民防局就已经召开了人防工程打非治违专项行动部署大会,会议要求“严格实行责任制,层层抓好综合整治和打非治违责任的落实,坚决取缔非法使用人防工程的行为”。

  北京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表示:“目前,有关管理办法的修订工作已经列入市政府2011年立法计划。”因此,“‘禁令’是肯定要实施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“还不是居委会借机‘清理门户’,他们早就想撵我们走了。”房东陈芳告诉记者,这栋八层的住宅楼里大概有“住户”两百多人,而两层地下室里就住了近两百人的“散户”,“经常闹矛盾,水火不容。”

  该小区居委会负责人表示,“自从来了这些散户,小区就鸡犬不宁。”据介绍,2009年,负责该小区地下空间的物业公司做起了出租买卖,引进了大量“地下散户”,“自从他们住进来,每两三个月就有‘住户’被盗,我们每个楼都有门禁的,肯定是内贼,大家都怀疑是‘散户’干的。”

  “你有证据吗?没有证据不能乱说话!”陈芳告诉记者,住户们经常叫散户“小偷”,引发了散户的强烈抵触情绪。

  “你看看,这些人在楼门口支了桌子吃饭,地上都是垃圾,还有孩子在这儿随地大小便,他们还经常打架吵架,声音大得整栋楼都能听到。”居委会负责人指向楼门口的公共健身器材,“他们在上面晾衣服,晾尿布,人家还怎么锻炼?”“他们严重影响小区的治安和卫生,严重影响‘住户’的正常生活,早就应该清理出去。”

  走进小沈租住的这间地下室,因为没有任何通风透光的窗口,所以大白天也要开灯,不足20平米的空间摆放了四张上下床,两张破烂不堪的桌子和一个掉了门的衣柜,满屋子都堆满了杂物,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。

  每张床上还有个简易书桌,摆放着女孩们的化妆品和杂志。“有时候半夜翻个身,书桌就掉下去了。”住在上床的小方说。

  公用的两张桌子上摆满了菜板、电磁炉、电饭煲等炊具,旁边挂着的布袋子里装着碗筷。小沈说,由于没有窗户,炒个菜都满屋子油烟味,第二天要先洗个澡才去上班。

  这一层共有10间地下室,住了六七十人,可是只有一个卫生间,仅有的五个便池也就不分男女。“反正有木板隔着,就这条件了。”紧挨着便池有一个长长的洗手台。“在这儿洗漱、洗衣服,男的都在这儿洗澡。”

  不过,小沈依然为能租到这个房子而感到自豪,她说:“很多地下室都是顶上漏水,底下渗水,这么干净还暖和的已经不好找了。”

  据北京市民防局统计,像小沈这样居住在北京人防工程中的流动人口有15万左右。而北京市住建委200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北京1.7万套普通地下室中,还居住着近80万人口。这意味着,在北京的地下空间中,居住着近百万即将被清理的人口。

  百万“地下居民”中,有来京找工作的大学生,有进京务工的“农民工”,有寻医问药的“病患家庭”。“住在这里的都是穷人,所以一旦被赶出去就无家可归。”小沈很难过。

  同时,小沈也承认,地下室确实存在诸多隐患。“这里又潮又湿,一个人生病,几十个人都被传染,到了冬天,几乎所有人都在感冒。”而且,流动人口大量聚集也导致了安全隐患。“我们都不在房间里放现金和值钱的东西,我的电脑和相机都在办公室,这儿经常被偷。”小沈曾多次发现半夜有人撬她们房间的插销,她特别害怕。“好在我们人多,不会出什么事儿。”

  最让小沈担忧的是随时可能遭遇火灾。“每个月都会跳闸,因为太多大功率电器了,我们的电线和插线板都是自己连接的,有时候都跳火花。冬天的时候最危险,去年隔壁就着火了,电热毯没有关,好在及时发现了。”

  北京市民防局工程管理处处长周响平表示,一些地下空间的经营者过分追求利益,擅自改变地下空间的结构用途,人均居住面积达不到要求的4平米,还有一些居住者违规使用电器,火患频现,安全堪忧。“这么多的人挤占在狭小的空间内,其自身安全以及所在建筑物的整体安全都令人担忧。”

  4月25日,在北京市大兴区,一辆电动三轮车因出现电气故障引起了火灾,原本可以控制的灾情却因为周围违章建筑过多而导致灾情逐渐扩大、恶化,致使17人死亡,25人受伤。为此,4月26日至5月31日,北京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火灾隐患攻坚整治“亮剑”行动,地下空间再次成为整治重点,一些存在安全隐患的地下出租房屋被查封。

在线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在线客服